完败出局的荷兰并非输给了一张红牌!!

随着欧洲杯在小组赛中大获全胜的辉煌,荷兰队成为欧洲杯历史上第一支三次赢得小组赛冠军的球队。1/8决赛对阵捷克,看似轻松签下,噩梦连连。0:2的一败涂地,让荷兰无法打破连续五场欧洲杯淘汰赛的常规时间,也送走了后辈借助本次比赛崛起的机会。

在这场对阵捷克,的比赛中,荷兰只完成了6次射门,没有一次是对的,而捷克12投5中。值得一提的是,自1980年有统计以来,这是荷兰队首次在比赛中单场比赛零进球。

攻防两端完全混乱,和人们认为的小组赛夺冠的橙衣军团相差甚远。怎么了?只完成10次传球的维纳尔杜姆,还是再次直接进入赤字的德里赫特?还是错失单杠的马伦?

局部来看,几个球员的失误当然影响了比赛局势;然而,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将荷兰队的失败归咎于某些球员是不全面的。对于一场自上而下的,掌舵的德波尔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抛弃熟悉的433,固执地选择352。德波尔的决定一度遭到大批球迷的批评,但随着三连胜进入小组赛,这支看似蜷缩却依然朝气蓬勃的阵型逐渐摆脱了噩梦。维纳尔杜姆前锋进攻后的前提位置,德佩在前场的技术渗透,邓弗里斯意外的喜悦荷兰队的进攻在欧洲杯,充满活力,三场小组赛八球的数据是对他们的肯定。

然而,机遇总是伴随着风险。面对更强的对手,德波尔对352阵型的理解难免缺乏深度。

在前两轮小组赛中,德波尔选择了德佩和韦格霍斯特的前锋组合,在最后一轮小组赛中,这位进攻搭档被德佩马伦马伦替换出场,增加了球队向后推进的速度,这让荷兰队在组织进攻时有了更多的选择。

在小组赛最后一轮,德波尔以333.36万击败了朝鲜。他的战术思想似乎建立起来了,但是当他把这种对前线的理解运用到对捷克,的淘汰赛中时,他没能复制对朝鲜比赛的成功

的主力左后卫博日尔因积累黄牌停赛,捷克队因此被迫调整防守组合,肋部空档的保护必然会出现漏洞;其次右后卫曹法尔是典型的攻强于守球员,他在压上后势必会暴露出一定身后空档,对于善于边路进攻的荷兰队来说也是莫大的好处。

开场阶段,捷克主动出击加强中场控制力,希克等人的回接增加了己方在中前场的拿球组织能力,但却因为过于头重脚轻暴露出了不少后防空档。当德佩、马伦乃至于两位边翼卫能够获得较大配合空间,捷克队个人实力较为一般的后卫线就显得风雨飘摇。

接连出现失误后,捷克队及时作出调整,中场的整体回撤为后卫线提供了有效保障,需要空间的德佩和马伦只能频繁受困于“肌肉森林”。

与此同时,捷克队5名中场对荷兰三中场形成包围限制,尤其是组织能力最强的德容,更是承受了巨大的拿球压力。这一时期,维纳尔杜姆在层层围剿下也陷于迷茫,加之德容在德波尔的战术体系下缺乏进攻前插,荷兰进攻群在这一局面下只得陷于被动。

德佩在前场难以获得机会,只能利用个人脚下技术频繁回撤接应中场。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种战术只能暂时性缓解中场被动之局面,面对全力防守的捷克包围圈,德佩回撤后的拿球成功率并不高;与此同时,德佩的回撤让荷兰在前锋线上缺乏关键一传与最后一击的执行人,整体进攻仅仅停留在“空有其表”的程度。

补水后,捷克队进一步升级打法,不再依靠一味退防抵御荷兰强攻,而是主动将后卫线提前、与中场靠近加强控制力。这一战术改变彻底切断了荷兰中前场之间的联系,维纳尔杜姆此后的表现进一步走向低迷,荷兰队难以在中路发动有效进攻,地面传导更是无法突破层层拦截,进攻终陷停滞。

这一时期,德波尔对于场上局面的审视明显过于缓慢。面对捷克队在25分钟后做出的积极调整,荷兰本就不占优势的中前场对抗再度陷入下风。此后捷克队进一步加强中场拦截力度,荷兰队甚至连后场的向前出球都显得非常困难,更不要说在对方三区内打出熟悉的进攻配合。

无奈之下,荷兰队只能采取成功率极低的长传打身后方式,试图利用德佩、马伦、邓弗里斯等球员的速度冲击防线身后。不过令人遗憾,捷克队后防在站位保持、空中争抢方面占有优势,即便是弹跳能力极佳的邓弗里斯也很难在1对1对抗中占据上风。

即便如此,邓弗里斯领衔的右路进攻依旧是荷兰队在上半场为数不多的亮点。但对于捷克队来说,橙衣军团全力展开的边路进攻并不让人意外,扎紧篱笆保障中路防线才是他们的重中之重。

总体来讲,面对捷克全力构造的中场拦截性,荷兰做出的应对——长传打身后不仅难以奏效,最终居然演变成白白送出球权,荷兰队不仅没有能够取得理想中的进攻节奏,反而让捷克队可以轻易展开反击。

总体来讲,荷兰队的进攻在上半场虽然受到重重遏制,但球队防守并未受到太多考验,双方的对弈呈现出“五五开局面”。

下半场马伦依靠个人速度获得的绝对单刀本是改变比赛战局的分水岭,遗憾的是,马伦的门前处理显得过于犹豫,反倒把一次绝佳的进球机会变成了捷克的反击开端。

最终的结果相信各位球迷已经知晓,用了一整场长传打身后的荷兰反倒被对手用长传打身后一击致命——德里赫特失误滑倒、故意手球惨遭红牌罚下。

如果说红牌是主教练无法控制的因素,但此时的德波尔依旧有时间调整战局,率领郁金香作最后一搏。遗憾的是,面对不利局面,德波尔虽然做出了改变,但最终的结果仍不尽如人意。

换下马伦,这是德波尔本场比赛遭受的巨大质疑之一。尽管马伦在比赛中多次浪费机会,甚至有“超级单刀”不进的尴尬场面。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能够浪费机会恰恰证明他能够创造机会,无论是那次单刀还是此前一系列威胁进攻,马伦的跑位接应以及前插速度依旧是冲击捷克后防的有效法宝,而替补上阵的普罗梅斯在这方面起到的作用明显不如马伦。

比赛结束后,名宿范德法特就表达了对于主教练德波尔换下马伦的不满:“德波尔,你是教练,球队拿到了红牌,你却把最有威胁的球员换下。有没有人提醒德波尔不要这么做?”

很明显,即便上半场已经疲态尽显,但德波尔仍然对于这位小组赛两场三球的荷兰队长器重有加。当维纳尔杜姆深陷包围难以拿球,甚至因为体能耗尽连基本跑动都无法保障,德波尔仍然坚定不移地将其留在场上,希望维纳尔杜姆能够用自己的丰富比赛经验带动荷兰攻防,在逆境中谋得一线生机。

不过从最终的结果来看,维纳尔杜姆在本场比赛的状态不足以支撑荷兰的进攻大局。面对已然清空的体能槽,这位巴黎新援在攻防两端都逐渐跟不上比赛节奏,最后演变成“攻不上、守不回”的尴尬局面,甚至出现了“满场散步、眼神防守”的情况。

一球落后下,德波尔本想换上边锋贝尔黑斯和后卫廷贝尔,展开最后一搏。但他此番换人的时间明显过晚,荷兰防线在捷克上下的连番冲击下已经有一些支离破碎,前场的突击手有没有办法获得球权牵扯防线,球队的攻防体系就此呈现出严重的割裂感。

当捷克队利用一次简单的后场任意球将皮球吊入禁区,荷兰在外围对于二点球的保护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最终酿成了一次捷克抢断后的就地反击得分。

在捷克取得第2个进球的过程中,维纳尔杜姆因体能不支所暴露的防守漏洞完全体现——在身位占优的情况下,“步履维艰”的荷兰队长被霍莱什后来居上抢断,最终酿成了郁金香的直接丢球。

小组赛的三连胜让一度阴云笼罩的德波尔似乎重获信任,他所崇尚的352也终于在一片质疑声中谋得喘息空间。但最终,德波尔在水平更高的直接对话还是暴露了自身临场应变过于缓慢、战术构造略显单一的问题。

面对捷克队张弛有度的攻防节奏,郁金香在上半场处处遭受掣肘,整体进攻未达预期。进入下半场,德里赫特的意外红牌让比赛风云突变,捷克队此后针对性加强反击力度,而德波尔在危急之下的应对过于缓慢,“迷之换人”无疑自束手脚,而对于维纳尔杜姆的犹豫不决又让中场在对抗中进一步走向深渊,最终的0:2落败倒也并不让人意外。

科曼离开后,德波尔作为继任者始终处于舆论风波。一方面他对球队主力阵型大刀阔斧改革引来诸多不满,另一方面他在临场调度乃至于战术构造方面的缺陷也人尽皆知。经历了欧洲杯的高开低走,荷兰足协或许应该认真考虑球队的未来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