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北约在即瑞典遭遇飞行员离职潮

瑞典空军一向给人以“小而美”的印象。随着这个北欧国家迅速向北约靠拢,后者对其空中力量的期望也水涨船高,期待精锐的瑞典“鹰狮”能够补强该联盟的北方防线。然而,瑞典空军即将遭遇的人力资源危机,凸显了理想和现实之间的落差。

“今年秋天,瑞典武装部队大约一半的战斗机飞行员可能休长假,或干脆辞职。”瑞典广播公司(SVT)近日报道称,该国代表飞行员的非官方组织宣称,不合理的人事制度是导致这场危机的主因。“过去,飞行员可以在55岁退休。”瑞典军官协会的一名发言人表示,“但1988年及以后出生的人,退休年龄在几年前被提高到了67岁,而且没有任何补偿。”

瑞典军方领导人坦承存在制度性问题。“一夜之间,飞行员的退休年龄被提高了。”瑞典空军司令卡尔-约翰·埃德斯特姆说。“许多飞行员正在申请长期休假……这种现象几乎百分之百与他们对新养老金协议的不满有关。”

俄罗斯媒体也注意到了瑞典飞行员的“离职潮”。俄卫星新闻网称,近年来,瑞典军队一直在努力招募新飞行员并留住现有人员,但很多瑞典军人感到自己“受到了背叛”。

智库“欧洲政策分析中心”非常驻高级研究员简·卡尔伯格曾在瑞典军队服役。“飞行员的问题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这只是冰山一角。”他对美国“商业内幕”网站分析说,导致瑞典飞行员流失的因素很复杂,其中一些具有普遍性,例如:战斗机飞行员的工资比不上民航部门,商业航空公司渴求有经验的飞行员,愿意花大价钱挖人。

与很多欧洲国家的情况类似,冷战结束后,瑞典大幅削减国防预算,该国空军的人员编制因而一再缩减。许多飞行员年满55岁后再无战机可飞,也无法退休,只得被困在各种杂务中一直熬到67岁,眼睁睁错失去民航部门赚大钱的黄金机会。

“商业内幕”称,俄乌冲突爆发后,瑞典政府宣称将在未来几年增加军费,但配套措施仍有待完善。与很多西方国家的同行不同,瑞典飞行员需要自己支付在驻地的住房费用。瑞典加入北约后,一些被封存的空军基地或将重新启用,这可能导致飞行员转移到新基地时,还得多掏一笔住宿费。

抛开人手短缺不论,瑞典空军的账面实力仍然可圈可点,其核心是6个飞行中队的96架JAS-39C/D“鹰狮”战斗机。这款瑞典自行研发生产的战机远销世界各地,并不断获得与北约各国兼容的新型武器。今年8月,该机的制造商瑞典萨博公司宣布,已成功将欧洲MBDA集团研发的“流星”远程空对空导弹集成到“鹰狮”战机上。

据美国“防务简报”网站介绍,“流星”导弹号称欧洲最成功的国防项目之一,由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和瑞典共同研制,重180公斤,使用冲压喷气发动机,飞行速度高达4马赫,射程超过100公里。萨博公司还同步完成了“鹰狮”改进型即JAS-39E/F型的开发,目前瑞典空军已经订购了60架,还有28架将出口到巴西。

在卡尔伯格看来,瑞典对北约的最主要贡献并不是飞行员或战机,而是独特的地理位置。“瑞典在北方提供了‘作战深度’,北约空军能够从多个瑞典机场出动。”他说。

以往,在瑞典保持中立的情况下,北约不得不依靠挪威沿岸的几个基地向巴伦支海方向投送兵力,这片海域毗邻俄罗斯北部的诸多军事基地。瑞典入盟后,北约将在北欧方向拥有更宽广的战略纵深,还将获得通往巴伦支海和波罗的海的通道,以及瑞典设在波罗的海岛屿上的军事设施,确保北约能同时在这两个战略方向上与俄罗斯海空力量对峙。

“如果你想进行威慑或者支持作战,瑞典是天然的部队集结地。”卡尔伯格告诉“商业内幕”,瑞典政府会履行北约的章程,为联合军事行动提供兵力和设施。不过,正如“战机容易造,飞行员难找”这种窘境揭示的那样,虽然瑞典军队曾参与联合国维和等国际行动,但总体来说,该国武装力量眼下还不适应在北约体系内,以更大的规模和更高的强度实施作战行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