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猜想:如果组建一支难民代表队参赛 实力会如此强大

世界杯的脚步已经日益临近,现在包括东道主卡塔尔和一干欧洲球队在内,几乎2022年世界杯的参赛球队已经有1/3均已浮出水面。这一届大赛是改制之前的最后一届,它将沿用从98年世界杯开始的32强规模,而到了2026年,世界杯比赛将会扩军。

在扩军即将到来之际,下沉体育艺术开启头脑风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在里约和东京两届奥运会比赛中增加了难民代表队,如果世界杯也可以采取这样的人文关怀,让五湖四海的难民球员组成一支球队,岂不是一个比增加其他大洲名额更好的选择?

在欧洲顶级联赛踢球的难民球员数量一点都不少,而且很多人都是球迷们耳熟能详的球员,如果他们可以组建成一支球队,实力将会非常出众。

本期体育艺术为您盘一盘:潜在的2022年世界杯“难民代表队”首发11人。

马赛主力门将出生于当时的民主刚果前身——扎伊尔。早年在莫图布-撒撒-赛克统治时期,曼丹达举家逃离金莎萨,与大部分刚果人一样移民到了比利时。后来曼丹达一家又阴差阳错地来到了法国,本身就出自门将世家的曼丹达在这里有了发挥的机会。后来他从法乙勒阿弗尔登陆了法甲国内豪门马赛成为门将,并且一守就是14年。

曼丹达作为法国国家队曾经的二门,随法国参加过多届大赛,但出场机会寥寥无几。现在36岁的老将在俱乐部本已经不是主力,假如能以主力身份参加一次世界杯,职业生涯接近完美。

切尔西旧将摩西成长于尼日利亚的卡杜纳。在2002年这里爆发战乱时,摩西的父母在家中遭到攻击被杀死。当时摩西已经开始在尼日利亚的街头踢球,后来他背井离乡逃到了英格兰,被伦敦南部的一个家庭收养,不过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代表尼日利亚。

作为在切尔西,国米等豪门效力过的球员,30岁的摩西已经状态有所下滑,自2018年世界杯结束后,他便再没有入选过尼日利亚国家队,身价也从巅峰期的2000万跌至650万(德转数据)。如果能与曼丹达并肩作战,将会是后防线的左膀右臂。

除了非洲球员之外,欧洲前南斯拉夫地区的球员同样有很多人在童年饱受战乱之苦。克罗地亚中卫洛夫伦年幼时曾随家庭逃离前南地区的克拉耶瓦-苏特杰斯卡,当时这里的战争夺取了超过10万人的生命,不过这名中卫幸存了下来。

后来洛夫伦效力法甲里昂,英超利物浦,目前在圣彼得堡泽尼特效力。欧洲区世预赛中,他帮助克罗地亚最后时刻拿到世界杯门票。如果有这样一位中卫坐镇后防,难民代表队的实力又增加一成。

又是一名前南地区的球员,不过这名32岁的中卫今夏与奥地利球队解约后,暂时无球可踢。苏博蒂奇年幼随家人逃离前南,来到了德国。11岁时又居家搬到了美国,所以这名球员可以代表塞尔维亚,德国和美国三个国家出场,在国家队的选择方面也是够纠结的。

虽然目前的能力下滑明显,但是苏博蒂奇曾效力过美因茨,多特蒙德,科隆,圣埃蒂安和柏林联等多支球队,经验丰富。

科普一个小知识:加拿大不是非洲国家,这个北美国家的居民里大部分都不是黑人。所以很多球迷眼中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拜仁左后卫阿方索-戴维斯实际上也是非洲难民出身。他曾经在自己的IG上分享过这段经历:

“我的父母来自非洲利比里亚,我出生在加纳。幼年时我作为难民来到了加拿大,如今我是欧洲冠军队的成员。”——阿方索-戴维斯

近年来这名左后卫的状态在欧洲足坛引来了全世界的瞩目,随着他踢得越来越好,阿方索-戴维斯励志的足球故事也被更多人知道,可以说他是当今足坛难民球员的一张名片。如果他能代表难民队参赛,无疑是为很多流离失所的青少年做出榜样。

被经纪人收养的难民球员达尔博,目前效力于意甲罗马队,这名00后非洲小将也是红狼着力培养的球员,因为他本赛季的出场机会少,罗马高层甚至与主帅穆里尼奥闹出了矛盾。曾经传出过这名球员改姓意大利姓氏的传闻,不过最终他不但没有改,而且选择了代表非洲国家冈比亚出战国际赛事。

被称为“开挂国家”,位于塞内加尔境内的冈比亚足球实力孱弱,达尔博如果想参加世界杯几乎没有多大可能。如果组建难民代表队,毫无疑问是给这些足球小国的难民球员又一个机会。

由于是顶级巨星,“魔笛”的事迹相信很多球迷都了解。在他小时候,曾举家逃离前南地区的萨达尔,在克罗地亚独立战争期间沦为了难民。网上还有莫德里奇童年放羊的传说,但是无从考证。

从2006年世界杯入选克罗地亚队开始,直到今天,这位未来之星已经成为了功勋老将。但是别忘了,莫德里奇也是难民球员出身。

这支队伍里怎么能少了有科索沃背景的球员。扎卡虽然出生在瑞士巴塞尔,但是他的父母都是曾经居住在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早年扎卡的父母搬离了战火纷飞的科索沃波杜杰维来到瑞士,随后扎卡兄弟才降生。

这里提到的阿森纳中场扎卡是瑞士国籍。但虽然都生于瑞士,目前还在巴塞尔效力的扎卡的哥哥却代表了阿尔巴尼亚国家队。

皮亚尼奇的父亲是曾经前南地区第三级别联赛的球员,但是后来在波黑的战争中,他居家搬迁到了欧洲的小国卢森堡,这也是为什么在皮亚尼奇17岁被里昂签下时,资料中显示他的国籍是卢森堡的原因。

成年之后,可以代表波黑,法国和卢森堡三个国家参赛的皮亚尼奇最终选择了波黑,这支球队在2022年世预赛中已经遭到了淘汰。皮亚尼奇虽然近年来水平有所下滑,但纵观其职业生涯,仍然是一位顶尖球星。

1996年,达胡德一家从叙利亚的阿姆达(库尔德地区)逃难到了其他国家,当时的达胡德只有10个月大,他的童年是彻头彻尾的难民生活。后来在德国,他进入了门兴格拉德巴赫俱乐部接受训练,并且成为了亮相德甲的第一个叙利亚人。

不过这名多特中场最终没有代表叙利亚国家队,而是选择了德国。在众星云集的德国战车阵中,达胡德也不是一名被重视的球员,迄今为止25岁的他只代表德国国家队踢了2场球。

生于德国路德维希沙芬-莱茵的阿米里,其父母来自另一个保守战乱的国家——阿富汗。这对难民夫妇80年代逃难到了德国,并且在96年生下了阿米里。后来阿富汗夫妇拼命地工作赚钱,送儿子去凯泽斯劳滕和曼海姆的青训接受足球训练,后来阿米里被霍芬海姆梯队看中,并且在这里上演德甲首秀。

2019年转会勒沃库森的阿米里曾经在采访时多次表示想代表阿富汗国家队出战的意愿,但是实际上还是选择了德国国家队,他代表德国出场5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